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好未来18周年劫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2-01 01:04 点击数:

  2016年的1月,张邦鑫在一场大会上,用一组数据描绘公司未来十年的蓝图:好未来会成为一家什么样的公司?其中一项诠释的数据是:整个集团收入会达到1000亿元。

  提出这个目标当年,好未来财年(截至2016年2月29日)收入是6.26亿美元,按照汇率兑换不超过40亿元。初看起来,目标“遥不可及”,公司未来十年需要增长至25倍。但作为行业“炙手可热”的头部公司,好未来自2010财年之后的6个财年(至2016财年),增长了近9倍,期间不乏同比增长60~80%的财年。

  在未来十年目标提出来之后,好未来公司2017财年及此后的数年保持了平均达49%的增速,直到2021财年营收达到44.96亿美元(约为286亿元),此时离10年还有一半的年限。即便是按照未来5年保守的30%平均增速,好未来2026财年的营收,也将如期达到甚至超过1000亿元(预期收入将达166.92亿美元,超过1060亿元)。

  双减新规禁止k9培训营利性经营。好未来作为营利性上市公司,在新规颁布后,宣布将于今年年末剥离k9业务。据摩根士丹利报告,K9课后辅导占到好未来总体营收的80%,这意味着好未来剥离k9业务后,将失去主要的收入来源。

  这一年是好未来成立的十八周年,如果说教育公司都期望做成“百年老店”,那么这一年可能是好未来往后回首时期的“成年劫”。如果这一次好未来能转型成功,重新走上新十年的轨道,那将是一个甚至不局限于教培行业的、值得写入商业历史的“历险故事”。如果它最终没有回到理想的高度,它仍然将被一代躬身其中、为之奉献了热血青春的青年和学生们纪念。

  藉年末,这一次我们与读者们一起回顾,好未来公司的十八周年历程:它所历经的从教学到上市,它遭遇的学科危机与“疯狂家教”时期的公众批评,市值高光后的外内交困,以及新规大风暴之后的转型与从头再来。

  “18岁以后应该自力更生”。为赚生活费,研究生时期的张邦鑫,一个学期做七份兼职。其中三份是家教,张邦鑫辅导的一个孩子数学连续三次考满分。孩子父亲见人就夸赞,很多人开始请张邦鑫辅导自己的孩子。

  学生多了,张邦鑫开始在小礼堂集中教学,这份家教兼职后来成为教培行业头部公司好未来的开始。

  2003年,张邦鑫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曹允东推出学而思(好未来旗下品牌)前身小升初门户网站奥数网上线。这个网站为奥数学生提供奥数题库、学习方法和交流平台,同时是一个很好的家教业务潜在用户沉淀池。2005年正式成立学而思教育品牌。

  2005年学而思教育已经达到千万流水,学而思仍在北京范围内经营数学辅导,不温不火。2006年暑假,学而思教育由三十人团队经营着课程和奥数网,“迅速扩大的学员数很快让员工数过了百,随后又因前台总忙不过来而建立了呼叫中心。直到2007年,学而思只做数学家教,从没有想过融资。”

  然而一家融资两千万元的培训机构,一天内从学而思队伍挖走五位老师。张邦鑫意识到资本的价值,“不扩张则是倒退。小而美可以了吗?原来我是这么认为的,做大做小,只要有美誉度就好。但是商业这个事不进则退,如果不跟上时代就会被淘汰。”

  2007年下半年开始,学而思开始快速扩张,培训形式从起家的小班课程,往1对1课程扩展,推出智康1对1。小班定位培优,1对1定位补差。2008年地域往天津、上海、武汉扩展,收购5家课外辅导培训机构。2009年扩展到华南地区,到广州、深圳建立分校,覆盖更广泛学生。同年学而思获知名机构4000万美元投资。

  到2010年学而思学习中心已经超过百所,学生数量达数十万级别。那一年,整个亚洲,家长对孩子教育的关注度,推动了只升不降的补习提高班的热度。在中国,义务教育阶段的培训一片蓝海。

  同年学而思开启线上化业务,推出学而思网校。学习中心扩张,课程形态越加丰富,“从投资10万元创办培训学校,到每年以100%的速度增长,年收入超过两亿元”,学而思只花了短短6年时间。

  也是在2010年,学而思公司完成纽交所上市,发行价估值(中间值)不过6.7亿美元,上市首日突破10亿美元,当时的媒体标题是“狂涨”“高涨”50%。那还是一个10亿美元独角兽稀缺的时代,更毋论垂直的教培行业。

  学而思走到纽交所是资本对公司前六年表现的认可,学而思的模式也给资本以未来想象空间:旗下主营的小班教学模式,市场规模上最为庞大,达1046亿元,与之对比的是当年大班授课市场规模265亿元,一对一辅导市场规模562亿元,网络授课24亿元,截然与2020年的“大班”模式为主流不同。老牌巨头新东方也开始“战略转型”,从留学业务,往中小学业务转型,将学而思定位为主要的竞争对手。

  学而思的上市,也加速了资本在整个教培市场的投注。当年各类在册的培训机构约在10万家左右,民办教育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6%,“华尔街英语、巨人、环球雅思”等,都是当年顶级风投关注的教培标的,尽管在十多年后各种内外部原因,它们“跑路”、关闭、退市。

  从财报数据来看,上市前后好未来历经了“爆发式”增长。2008-2012财年,好未来公司营收从888.2万美元增长到17752.0万美元,年复合增长率CAGR达111%;营业利润从166.7万美元增长到2102.5万美元,CAGR近89%。

  2010年上市后的三个月,学而思创始团队出现重大变动,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曹允东宣布离职,减持股票。消息传出,学而思股价当日暴跌超14%。随后一个交易日,学而思股价再次下跌超5%。

  这是纽交所最年轻(之一)敲钟团队上市后,面临的第一次挑战。目标分道扬镳,至此,年仅24岁时期与同学张邦鑫一起投资10万元创办学而思教育的核心人物离开。

  如果说联合创始人离开,是学而思一次内部的重大变动,接下来的2012年,官媒连续披露“奥数调查”,则是学而思上市后外部面临的一次重大危机。

  2012年的8月,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的“奥数调查”,披露北京部分学校直接或变相将奥数成绩作为入学依据。8月下旬,学而思被央视新闻频道曝光,学而思教学过程的超常补习被偷拍。同月,北京政府针对小升初发布京四条,严禁奥数与入学挂钩,并叫停民办培训机构大量奥数课程(当时被称为“禁奥令”)。这一次受官媒与官方影响,学而思股价迅速下滑暴跌13.10%。

  上文回顾也提到,学而思尽管在后来的业务拓展中有了更广泛的初中、高中数学等培训业务,但作为小学奥数(小升初奥数门户网站)业务起家的公司,此番公众曝光与批评,可谓是首次受到外部官方层面的挫折。记录当年经营情况的2013财年(截至2013年2月)数据显示,学而思当年同比增长仅为27%,而在此前的2010财年~2012财年同比增速在59%~86%之间,在后来的5年时间也保持了近38%及以上的增长。

  在当时看来,官方叫停、官媒批评和公司增长明显下降,仍是能激起行业关注和广泛讨论的打击。但对公司未来将面临的重大挫折而言,这一次只是小风浪。那时候的学而思不知道,在接下来的5年内,有更大的全媒体审视:“学而思到底做的是焦虑的生意还是教育?”更不可能预估到,在10年时间内,它所在的整个行业将面临“历史转折”。

  时间来到2013年,学而思已历经10年发展。作为开始创立的公司名称,“学而思”最开始与起家时期的理科和培优业务品牌同名,后来公司扩科拓展的语文、英语学科有了新的品牌。既是为了保护“学而思”品牌在中小学理科教育的垂直价值;也是为了帮助区分英语、幼教、网校等细分领域品牌价值,学而思正式更名为“好未来”。

  至此好未来集团旗下已开展七个子品牌业务:学而思、乐加乐英语、东学堂语文、智康1对1、学而思网校、摩比思维馆、E度教育网。

  “禁奥令”之后的业务调整与规范化后,好未来的培训业务逐渐恢复增速,接下来的两个财年增长达38%、39%,2015财年营收比上市时期的2010财年增长超6倍。

  2016年1月,创始人张邦鑫在一场大会中称,“未来十年集团收入将达1000亿”。正如文首的数据,这个收入目标,即便是在财年营收仅为其1/25时,仍是有机会达到,前提是:好未来公司在相对正常的增长轨道上,外部市场与宏观环境,公司内部经营缺一不可。

  事实上,在内部经营和外部市场的推动下,这个目标直到2021财年(截至2021年2月),都在正向前进中。如果允许一些对比,在消费领域美团的创始人王兴2014年年会时提到的:未来2020年公司商品交易总额GMV将达万亿元,而2014年时,该数据不过是460亿元,同样是目标的1/25左右。在2020年,美团达到了创始人早期预估的交易额,这一期间,美团公司从估值60亿美元到上市数年后,市值飙升至千亿美元的跨越。而好未来公司,离它十年目标还有一段不短的年限,以及途中难以料及的意外。

  2016年的下半年,新华日报一篇《记者调查:疯狂的学而思 疯狂的校外培训》在网络上铺天盖地,引起广泛关注,接下来11月份人民日报推出系列报道,直指学生课业负担从课内转向课外,家长焦虑感十足。

  “一个学而思招生的日子,从夜里开始,就有成群的家长守候在杭州的几个教学点,瑟瑟冷风中,还要靠高音喇叭和保安控场疏散入学考试的培训班学而思,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,能够捆绑无数的孩子和家长?”

  “如此多的学生家长趋之若鹜几近跪 求一张报名表,仅仅是为了培养孩子的数学兴趣吗?学而思,与幼升小是什么关系?学而思,真的与小升初暗中挂钩吗?学而思,有没有绑架小学教学?学而思,是爱一代人还是害一代人?”

  官媒用了整整8个版篇幅,“揭开好未来课外培训机构疯狂背后的思考”。在一篇被众多媒体转载的控诉课外培训文章中,学而思被指控了四宗罪:“绑架之罪、抢位之罪、奥数之罪、逼迫之罪”。

  5年前的指控,引起一时波浪。这是一个教培市场仍在迈大步伐向前的时期,媒体更多以监督与发问的方式,提醒企业和行业在生意、道德与自律上做好权衡。但即便是在最受影响的当年(截至2017年2月),好未来公司的营收保持良好甚至更好的增长,增速68%,营收首次超过10亿美元。

  在接下来的2017年5月,好未来市值首次突破100亿美元,同年7月,这家比新东方晚成立十年的公司,市值正式超越后者,达127亿美元。

  市值破百亿美元,正式超越老前辈,一切看起来最好的时期,往往是“猎人四伏”、危机未知的时期。

  曾一个月内让一家上市公司退市的美国做空机构,浑水(Muddy Waters Research),这一次瞄准了好未来。2018年6月,浑水公布了一份70页做空报告,质疑好未来自2016年起财报造假,并预测在2016年至2018年财年期间,好未来的净利润至少被夸大了43.6%。浑水甚至将好未来与2000年震惊全美的安然金融诈骗案相提并论。受做空报告影响,好未来股票一天跌幅近10%,市值跌去超140亿元。

  两个月后,好未来首度回应称,“做空机构并未深入了解公司业务,只是基于公开数据的简化模型推导,完全消减了现实业务的复杂性,其实,学而思培优的业务,包含了长期班、短期班和线上课程,但线上课程,又有很多低价的公益课等,不能不切实际进行笼统估算。”

  外部做空风波之后的下一年,好未来出现内部财务数据亏损以及增速放缓的消极经营表现。2020财年一季度(截至2019年5月)财报显示:好未来公司在上市近9年后首次交出了亏损的财务成绩单,单季度亏损730万美元,去年同期的财务表现是净利润6680万美元。季报发布后的开盘首日,好未来股价跌幅11.38%。

  不仅是季报出现亏损,在接下来的财年数据中,好未来公司表现为增长速度放缓,2020财年(截至2020年2月)同比增长仅为28%,对于好未来公司而言,该增速,创下过去五年新低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好未来途遇更剧烈的二级市场下跌。2020年4月,好未来发布公告称,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夸大销售数据,制造虚假合同,好未来向当地警察报告,该雇员已被警察拘留。该消息意味着市场或将对公司产生“整体财务数据造假”的怀疑。消息传出后,好未来股价暴跌近18%,当日盘后跌去了超400亿元人民币。

  相对幸运的是,市场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,回到一个利好的时期。好未来持续增长至32.7亿美元营收的财报表现,以及当年一时无两的k12在线教育资本热,支撑起市场对公司信心的恢复乃至增强。2020年6月好未来市值突破360亿美元,创其历史新高。接下来的时间里,好未来公司的市值高峰甚至一度达500亿美元。

  这一年,是在线教育成为新增长点,教培行业给予资本想象力的一年。在线教培公司与资本齐“狂奔”,一家公司获投额数亿乃至数十亿美元,好未来在当年年末完成33亿美元融资;为了在白热化竞争中获得市场份额,营销销售费用每年投放高达数亿、数十亿元。作为线下巨头的好未来公司,当年在销售营销上花了超过100亿元(16.8亿美元)以应战新的市场竞争与机会。代价是上市10年来首次连续财年亏损的表现。

  那一年,人们能够直观地看到、感受到,培训广告与焦虑遍布城市住宅、商场、办公楼宇,以及所有日常人们消耗时间的在线应用微信公众号、抖音、快手等等。

  2021年对整个教培行业而言,将会被深刻铭记。不是因为在2020年末一个月时间好未来、猿辅导作业帮、高途仅四家巨头获得近百亿美元之后,引发的2021年资本白热战,以及“千亿美元公司”实现。而是因为,从上半年开始,行业开始笼罩着整顿阴影,暴跌、暴跌、暴跌,成为频率明显提高的行业新闻关键词。

  3月下旬,跟谁学、新东方、好未来分别收跌41.56%、11.12%和7.44%,盘中甚至一度分别下跌超过50%、20%和20%。

  5月中旬,坚持“长期主义”的高瓴资本,在SEC披露的最新2021Q1持仓报告中显示,已清仓好未来,将持有的百万股全卖出。5月下旬的一天,教培股全线%。

  最疯狂的暴跌,发生在7月23日晚间,这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五晚上。但一系列关于义务教育阶段监管新规的传言全网蔓延,一个交易日之后,头部公司好未来暴跌71%、新东方跌54%、高途跌63%。好未来公司,经历了2021年上半年多次骤跌,加上新规发布前夕恐慌导致的市场暴跌,市值仅剩39亿美元。

  自此,好未来失去了2020年高光时期的数百亿美元,失去了创业14年至2017年达成的百亿美元,直到回到了2016年时期的市值体量——那一年,正是好未来定下10年1000亿收入目标的一年。

  二级市场市值体量打回五年前,但不同的是, 这一年好未来现金(采用最新财年数据,期末现金、现金等价物和受限现金)超过了当年的10倍不止,2016年初,它的现金不过4.3亿美元,而2021财年时期(截至2021年2月)这个数据近50.2亿美元,甚至超过了好未来公司当前30亿美元上下的市值。好未来公司最近一财年的营收也达到近45亿美元,即便去除80%将剥离上市公司主体的k9业务,好未来仍有近9亿美元收入,是5年前的1.45倍。

  在过去不久的11月,好未来宣布上市公司主体将终止k9业务:“好未来深刻认识“双减”的重大意义...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。”

  公司创始人发布内部信称,好未来新征程战略方向将包括:素质教育等。“从多方面展开素质教育的探索:一方面开展人文美育、科学益智、编程等科目,另一方面积极探索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品类。加大对教育科技的研发投入;推进海外业务;持续地探索和孵化新业务,在数字内容出版、教育硬件、托管服务等方面持续探索和投入”。

  在本文回顾的12月份,无论外媒还是国内媒体,都发出过学科类教育牌照将下发的消息。对于好未来以及所有赛道曾经的营利性经营者而言,能够保留相关业务非营利性经营,起码保留了经营十数载业务的联系。但更重要的是,企业将在一个逐渐明朗清晰的监管框架下,按照官方指引与允许的范围内,重新探索出对社会有益且能为营利性公司做贡献的新业务机会。

  对于好未来,一家从18年前两人10万元投入,到定下10年1000亿元收入目标的公司;在小风浪与大风暴之前走到数十亿美元收入体量,中途几近夭折从头来的公司;这一次手握数十亿美元资金,在当时蓝海或已不再的时期,在政策逐渐清晰的时期,好未来公司又能走多远?

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Edu指南”(ID:EduZhiNan),作者:Edu指南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  92%的顾客在试用第一批产品后选择复购,这一比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(约60%)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