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乾杯! - 香港文匯報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1-31 16:12 点击数:

  問林生祥創作《圍庄》時遇到的困難,滿以為會聽到藝術家類似「思緒卡住」等回答,卻沒想到聽到了「一個酒友的苦與樂」。

  話說,在創作專輯的幾個月中,他剛好獲邀到英國去做個人演出。「我很喜歡蘇格蘭的威士忌,覺得酒中的藝術就是單一麥芽威士忌,於是去演出前就下定決心,要把所有的演出費全部散在威士忌上面。」(咦,這故事的走向......)「一個愛丁堡的朋友就帶我從倫敦一直喝到愛丁堡,大概一個禮拜的時間,每天都找新的酒來喝,沒喝過的一定要喝到就對了。」到了最後一天,美醺醺的他錯過了愛丁堡到倫敦的飛機,只有再掏腰包重新買機票,一直微醺到台灣。「這真是我夢寐以求的行程啊。」他笑說。

  回到台灣還沒完,昏昏沉沉地調時差,完全不想工作。樂隊中的貝斯手早川徹想要參與寫曲的過程,專程到台北兩個禮拜要和他一起工作,沒想到被他拉放懶了整整一周,什麼也沒寫。「後來他和我說,拜託你來工作好不好。那幾乎是一個哀求的眼神,我趕緊說:『我答應你,從今天開始努力工作!』」他大笑。一股勁兒地工作,歌曲很順利地完成了。結果......

  「寫完後好高興完工了,我想,明天才錄DEMO嘛,今晚就來喝一杯。結果第二天一看,咦,這個稿子我昨天怎麼寫的?完全忘記!這樣的歌大概有三、四首吧,只有又重新寫。」林生祥笑得停不下來,我卻好奇早川徹當時該是什麼樣的表情!

关闭窗口